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尊敬的周定标教授、尊敬的黄胜坚教授、尊敬的王院长,尊敬的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们、朋友们:
     大家早上好!在中华医学会各相关分会领导的关心下,在北京协和医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在此欢聚一堂,隆重召开第二届北京协和医院-台湾大学附属医院神经急重症多科协作论坛,我仅代表会议组委会,对各位朋友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此时此刻,不由想起两年前,在同样的地点,我们邀请了黄胜坚教授在协和医院召开了第一届神经急重症论坛,不过那时的会议是在隔壁的小厅,参与的人员仅有几十人,那时我们的神经急重症多科协作才刚刚起步!2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有这么多朋友关注并参与神经急重症工作,这种多科合作的模式也使我们积累了一些经验,相信这项工作一定会越做越好。
今天,我们还有幸邀请到了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周定标教授来到我们的大会,并将给我们做精采的报告。同时,我们的老朋友台湾大学附属金山医院的黄胜坚教授也再次来到北京协和医院和我们共同讨论神经重症医学的话题。让我们对他们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重症医学起源于上个世纪50年代,最初主要是为了救治脊髓灰质炎的患者而设立,因此重症医学的发展和神经医学有着历史的渊源。神经重症是重症医学的一块重要领地,也是重症医学尚未完全突破的堡垒,相信在对神经重症医学有着浓厚兴趣的各位专家的耕耘下,相信在多科协作攻坚的共同努力下,这块园地一定能够结出丰硕的果实。

查看更多...

Tags: 主席致辞

分类:心得体会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70
王以朋副院长致辞

尊敬的周定标主任委员、尊敬的黄胜坚教授、尊敬的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们、朋友们: 大家早上好!
     首先,我仅代表赵玉沛院长、姜玉新书记和北京协和医院全体职工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参加“第二届北京协和医院-台湾大学附属医院神经急重症论坛”。炎炎夏日挡不住各位专家们相聚协和的热情,我希望通过这次论坛,大家可以相互交流学术进展,结交朋友,促进神经急重症工作的发展。
随着社会的发展, 颅脑创伤、 急性心脑血管病、 脊髓损伤等神经急重症患者的数量明显增加,这对相关学科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为了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神经急重症也成为了医学关注的焦点之一。协和医院作为一所百年老院、作为全国的疑难重症诊治中心,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率先在国内成立了重症医学科,挽救了大量重症患者的生命,为中国医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应有贡献。近年来,我院的神经内科、神经外科,重症医学科以及急诊科又密切协作,形成了一个团结协作的神经急重症患者诊疗团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相信,这种多科合作的模式必将会有更大的发展,神经急重症患者的救治水平一定能够上个新的台阶。

查看更多...

Tags: 王以朋副院长

分类:心得体会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29

中国一软刀子直插越南死穴

国家安全按理说不是我们考虑的事,但真的是担心!看了这篇文章,如果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太好了。转载于此,给大家提气!



查看更多...

Tags: 南海

分类:感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22

令人担心的转化医学

作为一名临床大夫,一直在思考如何做好转化医学的工作。看了下面转载的孙学军老师的博客,收获颇多。虽然未经孙老师允许,还是愿意转载在这个平台上,供大家学习,也请孙老师见谅。



查看更多...

Tags: 转化医学

分类:感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85

多科协作是神经急重症发展的必然模式

昨天,由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重症医学科、急诊科和神经外科共同主办的“2012北京协和医院-台湾大学附属医院神经急重症论坛”隆重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余名代表共聚一堂,聆听专家教授们的报告,交流各自体会,收获颇多。如果有时间,一定认真整理总结并利用此平台与同道分享。

Tags: 多科协作神经急重症论坛

分类:心得体会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45
近日我们医大学生杨远帆同学将两篇发表在美国Neurosurgery杂志上,由赵雅度教授及赵元立教授撰写的“中国神经外科事业:世纪回顾”和赵克明教授及赵雅度教授撰写的“赵以成教授:中国神经外科学奠基人” 发给我,现转载如下,供各位同行学习和参考。因版面格式问题,有些图片不能显示,见谅。



本文翻译自

查看更多...

分类:科研教学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54

转载:中国神经外科事业:世纪回顾

近日我们医大学生杨远帆同学将两篇发表在美国Neurosurgery杂志上,由赵雅度教授和赵元立教授撰写的“中国神经外科事业:世纪回顾”发给我,现转载如下,供各位同行学习和参考。因版面格式问题,有些图片不能显示,见谅。


中国神经外科事业:世纪回顾
作者:赵雅度 赵元立  翻译:杨远帆

查看更多...

分类:科研教学 | 固定链接 | 评论: 119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048

失败是成功之母

最近,我们联合很多神经外科前辈、老师及同道们发起了征集“神经外科术后并发症”的活动,目的是想通过学习“前人”的经验,避免再次发生类似错误。在讨论过程中大家都认为认真总结和整理这些术后并发症对于神经外科事业的发展有着重大意义,但同时也有很多顾虑,害怕“弄巧成拙”。由此,想到了古语--“失败是成功之母”。
“失败是成功之母”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格言和警句,父辈及老师们常常用这句话鼓励和激励我们,有时我们自己也常用这句话“自解”,意思是虽然这次犯了什么什么错误,但下次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或者再做同样的事就一定能够成功了。确实也是如此,无论是从整个社会发展角度来讲,还是从每个人成长过程来说,无数事实都验证了这句话(这个真理)-“失败是成功之母”。
比如众所周知的英国科学家瓦特,历经数次失败后终于发明蒸汽机,推动了社会产业革命的进程;又比如美国发明家爱迪生,经历无数次实验失败后终于发明了电灯,为人类带来光明;再比如波兰科学家居里夫人,同样历经数次失败后终于有了镭的发现,开启了放射性物质研究的时代。而具体到我们医疗卫生领域,“失败是成功之母”的例子更是随处可见。尽管我们已经在书本上学到了很多知识,但仍然会遇到疾病诊断错误、腰椎穿刺失败、 “病灶”定位不准确等等。正是经历过这些失败后,再反复学习和实践,才能取得最后成功。毫不夸张地说,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不可避免地要经历失败。而具有不怕失败、勇于面对、汲取教训、自省修正的素养及践行,是我们恪守医业并逐渐走向卓越的法宝。
每个人的成长都离不开知识的学习和经验的积累,而医学本身又是一门十分注重经验的科学。经验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非常重要,而从事医学这门科学更需要认真的总结和积累。我们经常说北京协和医院张孝騫教授很了不起,什么疑难杂症在他面前都会被准确的诊断出来,实际上这里面就有一个经验的问题。 张教授随身都带着一个小本本,平时遇到的所有问题都会详细的记录在本子上,而且经常进行整理和总结,各种病例只要看过一次,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以后再遇到类似情况就能准确的诊断出来(这种学习的态度和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一生)。经验不单单是对内科医生帮助很大,对外科医生来说同样重要。外科医生最早在手术治疗法乐氏四联症时,死亡率高达98%,但通过不断探索和积累经验,尤其是目前所施行的“一站式杂交手术”,已经能够使手术死亡率下降至1%,甚至更低,这难道不是医学史上的一个巨大进步吗?当然,这也是很多患者的生命换来的。如何总结分析这些经验教训,尽可能避免和减少这种生命的代价,是我们广大医务工作者一定要思考,也必须要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
通常说,经验分为直接经验(自我)和间接经验(他人)。直接经验是自己的经历,间接经验就是其他人的经验。无论是直接经验还是间接经验,对每个人的成长都是至关重要的。当然经验也分为“好”的经验和“不好”的经验,或者叫教训,而且从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和对一个人帮助的角度上讲,这种不好的经验或者教训有时比好的经验更重要。 过去有这样一句话,叫做“外科大夫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意思就是在外科大夫的学习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有过血的教训,或多或少,刻骨铭心。不过,这种教训,的确在客观上促进了医学事业的发展以及我们自身的进步。

查看更多...

分类:临床诊治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60